青山长河 > 女生耽美 > 崩坏:拿命C?女武神都怕我嘎了 > 第59章 S级女武神犹大誓约和它的人形自机行走武器匣

第59章 S级女武神犹大誓约和它的人形自机行走武器匣(1 / 2)

“报告姬子少校,长空市中心崩坏兽和死士的数量为,为零。”

听到地面女武神的调查报告后,姬子脑子差点没转过来,原地愣了几秒,眉毛上挑,诧异道:“为零?你确定?”

此刻,崩坏能检测仪器上,显示崩坏能浓度已经达到了惊人2000HW,在如此高浓度的崩坏能下,稍微有点抗性的动物和人都会发生异变。

你告诉我一只崩坏兽,死士没都有?难道长空市是一座空城,不仅没有猫猫狗狗动物园,也没有人类,甚至连鸟都不愿意来拉一泡屎?这不可能好吧,太匪夷所思了。

“姬子少校,我们已经确认过好十几遍了。”

其实,进行地面调查的女武神也挺无助的。崩坏能检测仪器上的刻度已经拉满,可周围空荡荡的,就是找不到一只崩坏兽,死士,甚是诡异。

这种感觉就犹如,世界末日人类都灭绝了,你是最后一个人类,某一天平常的下午,门却被敲响了。

姬子检查了一下休伯利安上的仪器,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,总不可能大家的一起坏吧。不,这长空市连任何一个人,动物的影子都没有本身就很说明问题。

“真是的,本来想大干一场的说。”她挠了挠头,把刚卷好的头发弄得有点乱。

她,无量塔姬子,休伯利安现任舰长,圣芙蕾雅学园的老师。由于人工圣痕的负面影响,她的身体逐渐崩坏,生命开始不可避免的走向尽头。

对姬子而言,每一场战斗都可能是最后一场战斗,这场战斗亦是如此,但无所谓,她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,早已不奢求什么,只希望能够这最后的生命时光里,尽量散发出光芒,传递自己的信念,便已足够了。

当她收到长空市崩坏爆发消息的瞬间,立刻就驾驶休伯利安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。

原本她还在想着怎么抗住压力,尽快清除崩坏兽,死士,拯救被困在其中的居民,但是现在,情况和姬子预想的完全不一样,自己的到来好像没有一点作用。

她不禁疑惑,那自己来的意义是什么?开着休伯利安兜风?

“少校,发现律者反应,已投影在大屏幕上。”旁边辅助的女武神小姐姐。

姬子才反应过来,对啊,这可是大崩坏,这崩坏能浓度是可以催生出律者的,我怎么把律者给忘记了。

好,又能大干一场了,对付律者恐怕会很艰难吧,要准备一场硬仗了。

律者,崩坏的使徒,拥有特殊能力,战斗力恐怖,对世界有着天然的恶意,能给世界造成极大的破坏。

姬子回忆着在资料上有关于律者的记录,无不在描述其的强大和恐怖。

即便如此,她依旧冷静,因为这一次学园长德莉莎也跟过来了。

别看德莉莎学园长看起来小小的可可爱爱,实际上却是个成熟的大人,背起一百多公斤的犹大十字架轻松自如,战斗力强大。参加过第二次崩坏,与五核心的超级律者战斗过,还差点将第二律者击杀,经验丰富,总之是十分的可靠。

相信有德莉莎在,拿下单核心的第三律者不说轻松,起码能够战胜。

姬子微微一笑,本想潇洒帅气的来上一句:这就是律者吗?

结果刚刚抬起头,就傻眼了。

她看到的不是杀气凛然,癫狂失去理智,只有破坏欲的怪物,而是一个温柔的少女?

紫眸的少女蹲在男孩的身边,撑着下巴,也不说说话,静静地看着他,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,仿佛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幸福。

律者?律者呢?这是律者吗?姬子再一次蒙圈。

旁边的女武神也陷入了疑惑,喃喃自语:“仪器没问题啊。”

“他们在干什么啊?”

“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他们是在零元购和烤面筋,顺便一提学园商店街卖的烤面筋还挺好吃。”

“我不是在问这个。”姬子无语。

“怎么了,怎么还不开始行动?”

穿着黑色修女服,身材娇小的德莉莎,缓缓走上前来,仔细一看她的样貌和琪亚娜拥有相同的特征,白发蓝瞳。

两人的血脉同样出自卡斯兰娜,她和琪亚娜的关系不言而喻。

明明外表十分年幼,稚嫩的脸蛋上却透着一股成熟的韵味。

“德莉莎学园长。”女武神的声音带着恭敬,态度也相当尊敬。

德莉莎看向大屏幕:“哦,这就是本次崩坏诞生的律者,画面相当温馨呢,这样也好,可以交涉。”

“学园长您不觉得奇怪吗?这可是律者,律者耶,她没有在破坏城市,而是在烤面筋。”女武神小姐姐不可思议道,她和众多女武神一样,对律者有刻板印象。

对于这番话,德莉莎上下摆摆手,表示稍安勿躁。

安啦,安啦,你们的学园长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。

她德莉莎可是见过大场面的,律者不凶残什么的很奇怪吗?一点都不奇怪。

比如第一律者瓦尔特·乔伊斯,他就站在了人类的一方,还有……到这里,德莉莎想起了第二律者西琳,心情有些低落。

如果她只是造成了巴别塔研究人员的死亡,而没有后续的一系列丧心病狂的举动,

最新小说: 东北匪事 你惹假千金干嘛?她有豪门宠着! 咒回:从魔虚罗到英灵召唤 一人之下:我有一双轮回眼 宝可梦:怎么办?岳父总想手撕我 火影降临现实,获得鼬万花筒 冥王别催,我这就直播赚钱 宠,无上限 陛下,就不给您留全尸了! 快穿:极品炉鼎重生了